小种子 大梦想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21-04-09
 

  4月1日,记者来到泰山脚下的山东农业大学,采访了8位农业专家,听他们详解农业强“芯”背后的育种省情、建设现代种业强省的突破口。
  2020年12月底,省政府出台了 《关于加快推进现代种业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强化农作物、林草、畜禽、水产等种质资源保护体系建设,明确育种方向,加强生物育种基础理论研究和前沿生物技术应用,做强做大现代种业等要求。如何让小种子迸发大能量?作为打赢种子翻身仗的重要一环,农业专家们一端连着田间地头,一端连着行业前沿,知悉各自研究领域种业发展情况,毫无疑问最有发言权。

补足短板方能大步向前


  粮食安全是实现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小麦作为我国重要的粮食战略物资和主要口粮,在保证市场供应的前提下有哪些突出问题?“我国粮食目前的核心问题还是量不足,去年全国粮食进口总量达到1.4亿吨,其中小麦进口量800多万吨。”小麦栽培育种专家王振林说,“我省小麦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优质专用小麦供给不足,品种抗病、抗倒伏及抗逆能力不佳,每年频发的小麦病害既影响产量,又影响品质。”
  “我省小麦茎基腐病近年来呈现明显上升趋势,2018、2019和2020年发生面积分别为 500万亩、900万亩和 1200万亩,已经对小麦生产构成威胁。”小麦遗传育种专家孔令让列出数据。“我国粮食生产面临产量多、进口多、库存多‘三多’并存的新课题。与国外品种相比,生产成本高、效益低、缺乏市场竞争力。”他表示,国产小麦平均每亩成本560元,不计人工成本,每亩利润约368元,农民种麦效益微薄,种粮积极性低。
  对于我国粮食育种专家来说,绿色高产是永恒的主题。“应重点培育‘绿色高产、营养健康、优质专用’三大类小麦新品种。”孔令让提到的绿色高产广适性突破性新品种,是产量潜力在每亩800公斤以上,抗赤霉病、茎基腐病、锈病等多种重要病害的绿色高产突破性小麦品种;以及富含叶黄素、花青素、麦黄酮、膳食纤维等营养因子的特色营养小麦品种;和选育面团稳定时间长、蛋白质含量高、面包评分好、亩产量在600公斤以上的强筋一等小麦品种。
  “小麦新品种选育应一元为主、主攻高产,多元发展。”王振林指出,只聚焦高产并不能满足需求多元化与市场多元化的矛盾,优质专用小麦是必须发展的方向,“从种植现状看,我国优质专用小麦生产比例在33%左右,优质强筋、优质弱筋,专用、特用小麦及功能性小麦发展要以市场为导向,以满足人们多样化的需求”。
  品种是种业发展的核心和源动力。小麦品种是否多多益善?王振林给出的答案是“否”。我国小麦品种多,但优势少,在他看来关键在于品质不稳定。“从生产的角度来讲,必须树立主导品种,发挥好现有优良品种的作用,同时提高品种准入门槛,保护好、利用好、配套好优良品种,实现产业化发展、规模化种植。”王振林说。

体制机制创新是关键


  小麦遗传育种专家田纪春带领团队在国内最早开展优质小麦育种,早在20年前就将功能蛋白、功能淀粉、功能脂类、功能微量矿物质元素和功能性维生素等5大类功能性物质分别作为题目进行研究分析,首次提出“功能性小麦品种”的概念。
  “一个品种从杂交到审定至少需要10年,经过20年科技创新,我们育成了包括抗性淀粉在内的多类功能品种,尤其是在国内外率先审定了山农101(山农黄酮麦1号)等功能性新品种。”田纪春介绍,因为第一个在国内进行功能性品种审定,我省的小麦功能性成分研究和功能性品种培育整体处于国内外领先水平,具有比较优势,应作为建设现代种业强省的突破口和主攻方向。“有关厅局提出目标和任务指标,由能完成任务的单位或个人自愿‘揭榜’承担。”他认为,我省科研项目尤其是农作物育种项目的“揭榜”制,比看单位、看称号、看年龄选人委派项目更能鼓励科技创新。
  在山东主要农作物中排名第三的花生,近几年年均播种面积1100万亩左右,居全国第二位。
  “我省育成花生品种的产量居国际领先水平,除满足本省需求外,还被河南、河北、江苏、安徽、辽宁、新疆等省引种,这些省份常年从我省购买花生种子满足当地生产需求。”花生遗传育种专家刘风珍表示,我省花生种业发展优势突出的关键,在于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有效对接花生良种产业化技术创新和成果转化。
  “通过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和农业良种工程项目的实施,山东农业大学、省农业科学院、青岛农业大学等花生育种单位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形成了有效运行机制,锻炼培养了一支高水平的研发队伍,形成了各具特色和优势的研究方向,积累了丰富的育种材料和技术手段。”刘风珍信心满满地说,依靠辐射诱变、航天搭载、远缘杂交、单倍体育种、基因工程、分子标记等种质创新技术,进一步丰富花生种质创新手段,针对我省花生地方品种、近缘物种和国内外种质资源,发现、克隆优异种质特异基因,创制高产、品质性状突出、抗病、抗旱、耐盐、耐荫、休眠性强、耐缺铁等优异种质,为花生新品种选育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团队作战突破“卡脖子”技术


  如何突破种业“卡脖子”技术,在育种关键核心技术研发和重大品种培育方面取得突破,实现种业科技自立自强?
  建设现代种业强省,必须首先建立山东种业优势团队。“完善人才培养、引进和使用机制,建设高素质、高水平的国际一流创新团队,研发一批关键共性核心技术,丰富特色品种,在提质增效、农产品营养与健康等领域引领农业国际前沿。”孔令让建议整合全省作物育种研究优势力量,筹建“山东省作物种质创新与种子研究院”,重点突破主要作物重要基因挖掘、突破性种质创新、重大品种培育及产业化开发等关键领域“卡脖子”技术,形成从“粮头”到“食尾”的绿色食品全产业链。
  “按照‘突出重点、扶优扶强’的原则,面对山东主要粮油和经济作物,认真梳理遴选一批能揭示大机理、研发大技术、培育大品种,形成‘理论、技术、品种、产品’系统创新成果的研究团队,提供稳定的经费支持,使他们能咬定目标,专注育种。”苹果遗传育种专家陈学森和孔令让一样带领着育种优势团队,得益于山东省良种工程,他们不用为经费问题纠结,潜心育种研究,成为我省种业创新的中坚力量。
  “我省蔬菜产业优势吸引了国内外大量的种业公司和科研人员汇集,对蔬菜种业发展起到了较大推动作用。但由于不少地方政府或公司只是想借助外部力量提升当地或本企业的影响力,导致全省层面引进人才重复,并且不少省外单位和种业人才只是把山东作为他们的基地,原始创新工作主要在本单位完成,知识产权也属于自己的单位,长此以往,占用我省太多资源,反而不利于我省种业人才的培养。”蔬菜栽培育种专家史庆华认为,要加大我省本土种业人才的挖掘和培养,在充分调查我省蔬菜种质资源的基础上,加快已有种质资源的优良性状和基因挖掘,把高品质、抗性强和适宜机械化作为育种的突破口和主攻方向。

产学研结合久久为功


  打赢种子翻身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以市场为导向久久为功。“要翻身首先得有资源。建立稳定的种子资源收集、挖掘、保护利用平台,摒弃‘短平快’思想,并给予持续稳定支持,把种业系统工程扎实做好。”王振林提议。
  “建设现代种业强省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必须‘政研产学商推宣’七位一体,形成强劲合力,咬定目标不放松,坚持数年持续发力。”陈学森的观点与王振林一致。
  “我省棉花育种能力较强,产学研结合较好,虽然近几年面临棉花产业向新疆转移的现状,但黄河三角洲盐碱地棉花种植仍具有比较优势。”棉花遗传育种专家沈法富表示,我省划定的300万亩棉花耕地面积红线必须严守,应稳定本省棉花育种人才,加强育种技术研究,建立以产业为导向的棉花育种、种子繁育和生产体系,按照纺织工业的需求选育品种。
  家禽家畜是我省的重要产业,蛋鸡、肉鸡、奶牛、肉牛、生猪、肉羊、肉兔、驴、水禽等畜种的饲养规模均位于全国前列。随着消费市场从过去“吃得饱”到“吃得好”逐步转变,人们对畜禽的要求也转向生态、质量。“我省畜禽育种在各个品种之间用力相对平均,应由政府引导,形成协同攻关平台,重点突破、联合攻关。”动物营养学专家林海提出,饲料育种应考虑到不同家禽的需求,核心是能够把植物蛋白转化为动物蛋白。“动植物育种要做好结合,推动全省育种技术创新发展,真正把良种播撒到齐鲁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