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帽
文章作者:王俊胜   |发布时间:2014-10-27
 

    2010年7月,我离开了深爱的母校。因为,我毕业了。
  2010年7月,我踏入了另一座校园。从此,我拥有了我的军帽。
  我的军帽,同所有的军帽一样,有着短小、细腻、泛着黑光的皮质帽沿,帽沿的上面镶嵌着两棵左右对称的金色松枝叶。戴上它时,松枝中间的缝隙正对眉心。
  我的军帽,同所有的军帽一样,上方是肃穆的藏青色帽墙,如战士建造的堡垒一样刚强。
  我的军帽,同所有的军帽一样,帽墙的前方有一条油彩蓝的绶带,绶带的两端连着两颗刻着五星、机翼、船锚和钢枪重叠着的金色扣子,每次双手拂过,如同佩戴着一枚特殊的勋章。
  我的军帽,同所有的军帽一样,正前方还有一枚闪闪发亮的帽徽,45°俯望前方,俨如庄严的人民大会堂。
  当然,我的军帽又同所有的军帽都不一样。因为,他是我的军帽。
  我的军帽,帽顶内侧的识别卡上留下的一个字母一个汉字已淡去,但是从标记上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为了我最亲密的战友,同甘共苦,风雨同舟。
  我的军帽,帽墙内侧的垫皮已泛着暖暖的油光,记下的是刚入军营时帽子太大垫满报纸、炎炎烈日下的汗流成河。
  我的军帽,帽沿的前端黑皮开裂了,可那里存下的是陪我度过的日日夜夜,伴我经受的风霜雨雪。
  我的军帽,帽徽上的漆质已斑驳,刻下的是岁月的摸爬滚打,还有军中男儿的辛酸苦涩。
  我的军帽,上了年岁,有人劝说:换了吧,这么破。
  可我不舍得。
  因为,那些往事辛酸,除了他无人更懂得。
  忘不了,第一次紧急集合,是他催促我;忘不了,第一次高难课目训练,是他鼓励我;忘不了,第一次实弹射击,是他提醒我;忘不了,第一次想家落泪,是他宽慰我;忘不了,第一次高空跳伞,是他为我加油打气;忘不了,第一次起降失败,是他鼓舞我永不气馁。
  后来,我停飞了,可是他却毫无怨言,默默地跟着我,走南闯北,奔波不停,一如从前。
  我的军帽,跟我一起,让我学会了拼搏、坚持、包容、忍受、感恩、珍惜;跟他在一起,我也爱上了这份责任和荣耀。
  时间在变,可一生的追求将停留在这一刻。
  人生,要有一个信仰,让你奋勇向前,决不退缩。
  谢谢你,我的军帽。
  以此纪念我渐行渐远的青春,愿学弟学妹们都有个美丽的前程;还有我们深爱的母校,愿她的厚重一如既往,源远流长。